牛文文:二三四线的产业创业者,应该成为被加速的主力军

8月15日,怀柔科学城,黑马科创学院揭牌暨怀柔黑马科技加速实验室开营仪式如期举行;8月16日,创业黑马集团主办的 “2020产业加速师大会”在怀柔雁栖湖召开(www.mingbaofang.cn)。

期间,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发表演讲。 牛文文认为,在科创、注册制大趋势下,所有深耕产业的中小企业的春天到了,而一直主张产业创业的创业黑马将通过科创学院、产业加速师两大普惠方式,帮助中国广大中小企业完成“就地升级”,使它们不会错过科创、注册制的大潮。具体来说,“产业加速师就是有能力、有方法、有意愿、有工具的行业专家,他们来自企服机构、投资机构、法律机构、咨询机构。 中国进入了一个企服的时代,在企服机构大批服务数字化的时候,我们希望给大家做一个平台。

“二三四线的产业创业者应该成为被加速的主力军,”牛文文说,“因为这些公司的升级才真正决定社会的就业以及整个社会的安定。这些公司成长起来,我们的国家才有未来。”

以下为牛文文演讲内容整理:

01

科创实验室让创业者“大机会面前不做机会主义者”

中国已经进入到科创时代,创业从模式创业过渡到科技创业。中国是产业大国,大国需要科技自立。国际形势、创投环境,共同促成了科创大时代的到来。

怀柔有科技创新企业,也有搞基础研发的科学家,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把科创营设在怀柔的最主要原因。大时代来了,我想跟大家分享一句任正非的话,“大机会面前不做机会主义者”。

这句话什么意思?大机会下,你总能融到钱,总有人支持你,但你能够走多远还要看——敢坐冷板凳,认真练内功。

科技创业者和互联网创业者不一样。对于互联网创业者来说,如果资本聚集得多,用户聚集得多,就能够成为一个平台,后面就好办了,赢家通吃。但科技创业不是这样的。科技创业要坐冷板凳,要做底层研发。如果科技创业者没有这种决心,你可以融一两轮资,可以抓一个小机会,但后面会很麻烦。越是大机会面前,我们越要冷静,越要苦练内功。

那么,在科创学院,在怀柔黑马科技加速实验室,大家在一起学什么?

第一,技术观。

技术观的核心是不要在技术上跳进两种坑。 第一种坑,急功近利,技术上大搞拿来主义,技术底层是不稳固的。现在有很多伪科学、伪科技,技术这个事儿,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。如果技术不是原创的、是没有产权的,底子就踩不实,你的企业也就好比建立在沙滩上的大厦,坍塌在一夜之间。

另一种坑是不太注重技术与商业的结合。尤其是一些院所的博士生,特别容易跟着导师走论文方向——写了一堆论文,做了一堆实验,但离应用很远很远。如果你走到这个坑里就很难走出来。我们希望大家离应用近一点。

在技术观上,华为做得最好。华为做了系统的科技研发管理,能够把早中晚、长中短的研发管理得特别好。接下来的课程里,我们也会请华为来给我们讲课,我们也会到华为北研所去参观、学习。

大家都知道,一个企业的实力终究是有限的,应该怎么平衡自己对于科技的投入?华为在IBM的帮助下,很早就做了一套科技研发管理的系统。这个系统价值5亿美金。科创企业,也要打造适合自己的管理系统,确保我们的研发既不务虚走论文主义的路线,也不做假、走捷径。

第二,身份观。

现在,这种情况要好一点了。早年,创业者的自我身份认知是一个大问题。你是一个科学家还是一个企业家?这个问题困惑了很多人。一个创业者离科学越近,越不容易认同自己企业家的身份。我们自己的确是希望能够并重科学和创业,但一旦开始创业,拿了投资人的钱,有了员工、产品,你就要对股东、员工和消费者负责。你绝对不能按照实验室的思维来创业,把股东的钱当作赞助或者科研经费。股东的每一分钱都要变成产品,要回报给用户和股东的。

如果你选择创业,首先你是一个企业家,其次你是一个科技企业家。 创业不可逆,大家不要想着创业不成,再回实验室,再跟老师做研究。我希望大家一旦开始走这条路,就要一直走下去。之前,我见过太多这样的科技创业者——在创业过程中,他们时刻想着,自己是个科学家,搞点经费。这种想法害人害己。

第三,资本观。

资本观,我刚才也讲了一点。现在,有科创板,也有好多科创基金,资本的泡沫已经形成。我们不能以市场的最高点来对标我们自己。我们要在泡沫过后,冷静下来,看我们的估值。现在,一个刚创业的项目就能够估值一两个亿,后面,它就很难了——它还没有商业化,但估值已经很高了。一旦科创板的泡沫下来,估值下来,后面可能就没有投资人接盘了。

一个项目无法持续融资是最麻烦的现在好多不成熟的项目着急上市。为什么?因为它们在一级市场融不到钱,急着去二级市场募资。但有可能二级市场的估值比一级市场还低,这个时候你和投资人的对赌可能就触发了,创始人有可能失去企业控制权。 对于科创企业来讲,要保持克制,不能把资本泡沫利用到极致。

第四,独特的商业化之路。

这一点是科创实验室特别应该被注意的。我们的商业化思路有别于互联网创业、模式创业。我想提醒大家的是,其实很多科创项目的订单在下沉市场。很多科创企业的客户是To大B(企业)和To G(政府)的,如果你到怀柔来,或者到二三线城市,这些地方可能提供给你商业化的第一笔订单,因为政府是科创最重要的推手。这些大的B和G的订单,足以保证一个初创公司迈开步子,走到最后的商业化。所以,我们一定不能待在实验室里,我们一定要下沉。 黑马在全国布局了30多个城市,我们能够帮助大家拿订单。

02

产业加速师,

让全国中小企业享受北上广深的产业加速

在怀柔举办“2020产业加速师大会”,创业黑马将在全中国定义一种新的职业——“产业加速师”,开启一种新的中小企业服务路子。

去年创业黑马提过一句话, “让全中国所有的中小企业都有一次加速机会”。中国90%以上的中小企业或者叫产业创业者,在二三线、三四线城市里,是缺乏北上广深的产业加速服务的。

因为发生了几件大事,我们在今天才有机会,把北上广深互联网、科技创业者享受的加速服务,推广到全国90%的中小企业身上。

发生了什么事? 第一是产业重做,我之前说, “全中国所有的产业都可以重做”,因为科技和资本赋能,导致中国千万数量级的中小企业都可以升级,做大。大家总说中小企业是生存型创业,没有长大的机会,现在不一样了,因为产业都可以重做。

另外一个重大事件,是中央的文件。这几年来中央连续发布文件,要加大中小企业的直接融资比例,这件事意义非常深远。全世界的中小企业都存在融资难的问题,中国也一样,国家想了非常多的办法,希望中小企业能够融资容易,其中包括我们已经看到的科创版和创业版注册制。

假如资本市场第一阶段是服务国有企业,我认为注册制很大程度是在服务中小企业和科技企业,这是非常伟大的创举。所以我们说要响应这个时代的呼唤,让全中国所有中小企业主都能够升级,能够到资本市场融资,而要实现产业升级,必须加速。

什么是加速?我们有时候把加速想得太高大上了。我们国家的确有非常多的加速器,通常是一个物理空间,有很多项目在里面。但是加速的本来意义和空间无关。

最重要的是,你在成长的某一个阶段需要突破某一方面的瓶颈,获得一个快速突破式的增长。这时候就需要用科技和资本赋能,让这些企业在一个特定时间里实现跨越式增长和发展,这就叫加速。加速就是把企业某阶段最困惑、最影响它的瓶颈打开,给它赋能。

我们有一个梦想, 希望把过去传统的管理咨询、创业投资、科技服务、法律服务等等企业服务机构打通。我们给帮助企业加速的创业导师、VC、技术大牛、律师,等等,起一个名字叫“中国产业加速师”。

加速师就是有能力、有方法、有意愿、有工具的行业专家,他们就来自企服机构、投资机构、法律机构、咨询机构。中国进入了一个企服的时代,在企服机构大批服务数字化的时候,我们希望给大家做一个平台。

产业加速师将依托创业黑马平台,与各产业巨头公司、地方城市政府、各大资本机构深入合作,深入产业链各个环节输送最新的技术、模式、市场、资本和政策等各种发展支持,帮助企业快速找到产业升级的方向、方法和资源。

创业黑马产业加速云平台和产业加速师的核心价值,就在于打通精英和草根、创新和创业的二元鸿沟,用普惠的方式为中小企业提供认知加速、资源加速、资本加速服务。

衡量中小企业的加速成功,主要有四个标准。

第一, 产业标准:深耕一个产业,在产业里就地升级。

第二, 数字化标准和用户标准:产业互联网的用户必须是在线的、活跃的并且付费的。

第三, 收入标准:收入至少达到2-10亿,这样才能进入一级市场进行股权融资。

第四,利润标准:有5000万以上规模化的利润。

加速成功的中小企业就有能力登陆资本市场直接融资。

我们黑马的风格是审丑不审美。你别说你有多好,你最好说你有多痛苦。你的痛点就是我们帮助你的点。一旦确认了你的加速任务,我们能够把你最短的短板补上,通过半年时间,让你能够进入到比较好的状态。

二三四线的产业创业者应该成为被加速的主力军,因为这些公司的升级才真正决定社会的就业以及整个社会的安定。这些公司成长起来,我们的国家才有未来。

1000名产业加速师正在招募中,

点击阅读原文,即刻成为产业加速师。

主营产品:针织机,棉麻毛初加工机械,纺织器材